字腐名污酱

主吃冷cp

禁忌之花(10)

世界机构总部
[现在已经察出七罪的分家的位置了,是色欲的,在星月森林里。]
丹尼尔听着部下的的报告,闭着眼睛轻轻敲打着椅子把,手中拿着一张照片,椅子慢慢的旋转着。
[……星月森林?那位魔女不是不给别人在她的领土上动土吗?怎么会让色欲住那?]
丹尼尔慢慢的睁开眼睛,那金色的眼瞳里充满着温柔,心情却很糟。
[……不,不清楚。]
[喀啦!]
椅子把发出被敲碎的声音,椅子把没碎。但是部下下面的地板却出现了裂痕。
[啊啊啊!救命啊啊啊!!!!!]

地板慢慢变成无虚的黑洞,里面有紫色,蓝色,黑色,白色,金色,它们本该是浩瀚的宇宙般令人向往的美丽,现在却充满着绝望,恐惧……
这就是它的使命——吞噬。
[说谎的人,还是死,比较好。]
照片不知为何自燃了起来。
[……]
[安……迷……修……]
手中的照片被慢慢被烧毁,只留下灰烬,随风静去。

[报告!]
黑洞消失,人,也没了,一切回复原样。
[讲。]
[我们按照您的命令,扫描了来者们,并未发现有〔七罪〕的人。]
在旋转的椅子停止了转动。
[这次没出手吗?]
丹尼尔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金黄色的流苏轻轻晃动。
[随我到聚会中心看看。]
[是!]
————————————————————
[ 紫堂幻?]
金轻拍了一下紫堂幻。
[啊,嗯,怎,怎么了?]
紫堂幻缓了缓神。
金指了指脸,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块手帕,那是格瑞送他的。
[啊,脸粘上什么了吗?]
金一把就把手帕拍在了紫堂幻脸上,差点把眼镜拍下来。
[流这么多汗,脸白得跟个死人一样,你问我有什么,我还想问你你在想什么啊?]
[唔唔,气添,呜呜垮,呼洗噗估,兰了。。。]
轻点,我我快,呼吸不过,来了。。。。
金在紫堂幻脸上重重的抹了一遍,才把手帕拿开。
因为一时的缺氧开始大口喘气,慢慢的平静下来。
本以为会看见金,睁开眼睛看到的却是卡米尔,说准确点是卡米尔的眼睛,一双疑问的蔚蓝色眼睛。
鬼知道为什么老是看向他。
自从上次看到卡米尔怀疑的眼神,就一直保持警惕,就怕看出点什么。
汗水一滴滴流下脸颊,冰冷的。
手撵紧了衣袖子,把脸转了过去。
[丢,丢了一个很重要的东西,在想丢哪了...]
实话。
[……]
[怎,怎么了?有问题吗?]
无言就是答复,只不过是没声音罢了。
[……]
[……]
两人都没有说话。
像是在进行一场战斗,
没有硝烟弥漫的战场,
没有武器的对峙,
没有鲜血与热汗浇灌的脸颊,
更没有满腔激昂的斗志。

这里只有想知道的人和不想说的人,
一张满面怀疑和一张满面紧张,
一颗执着的心脏和一颗焦虑的心脏,
一双疑问的眼睛和一双逃避的眼睛。

禁忌之花(?)

有关剧情








[大爷我最讨厌那该死的缘份。]
窗帘被吹了起来,有点冷。
[嗯?为什么?]
几片带着露水的叶子被吹了进来。
他捡起其中一片,像看恋人的眼神看着。
[哼,因为这该死的缘份让本大爷相信了那该死的爱情。]
几滴露水像泪水一般从叶子上滴下。
手湿完了,但他好像不在意。
[也让他消失在了我的面前。]
他亲吻了那片叶子。
[〔他〕是谁?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你只用知道他是本大爷的就行了,其他的你管不着。]
[因为他是本大爷一生的宝贝。]
风停了下来。
人,也消失了。
只留下唯一片没有露水的叶子。

禁忌之花(9)

[哇——好漂亮啊!]
[是啊,如果碧灵国还在的话这里一定现在更美吧……]
紫堂幻拉了拉快从大鸟上掉下去的金,并让金坐好。
森林里的人形蝴蝶在低空滑翔,还向金一行人挥了挥手,以表欢迎。
金也向它们挥了挥手。

大鸟在飞行时与一面青色的旗帜擦肩而过。

那是碧灵国的国旗。

[[青色。。。。!?]]
卡米尔拿出那张手帕,与国旗对比。
[[完,完全一样的颜色!]]

那像雨后森林的青色是特别调制的,手帕的颜色与国旗的颜色一样是绝对不会是巧合的。

————————————————————————
聚会开始的前三十分钟
聚会中心
[啊啊——好痛啊老姐!]
埃米那巨大的呆毛旁边多了个巨大的包,看上去都有总谜之喜感。
[衰仔,你以后再敢说我男神的坏话你就死定了!!!]
艾比握了握拳,向埃米挥了挥。
埃米躲了躲。
[……上次在城堡里见到的安迷修本来就比他高嘛。。咝!]
埃米摸了摸头上的包。
[哼!金在我眼里两米五!]
艾比抱住了手臂。
[谁都不比金帅!这么帅,以后一定我的!!!]
谜之自信。
[别想了,人家是格瑞的,你去抢也只会被打死的。]
[呜!]
一盆凉水,不偏不倚的泼中那个跳动的少女心。
————————————————————
聚会开始的前三分钟
聚会中心
[不好意思,各位来者,朋友们,因为怕你们里面藏着〔七罪〕,所以我们要进行扫描。]
[咦,紫堂幻你在找什么呀。]
紫堂幻有些慌张的翻找着什么。
[一个很重要的石头。]
————————————————————————

禁忌之花(8)

[卡米尔。]
[什么事?]
虽说在飞的时候会因为风的原因会听不清,但是卡米尔还是努力听清了。
[格瑞那天不是说下午举行世界聚会吗?为什么现在才去啊?]
金说话大声了点。
[傻,他说的是七天后的下午,你没看邀请信上写的时间吗?]
[没,嘿嘿嘿……]
卡米尔差点没把金扔下去,看在格瑞的面子上。




路过堂拉尔森林的时候,
突然冲出一只大鸟,
紫红色的一看就知道是谁的。
[紫堂幻!]
金向大鸟的方向指去。
卡米尔看清了坐着大鸟的紫堂幻。
[金!]
紫堂幻向金他们挥了挥手,并命令大鸟。
大鸟飞向卡米尔他们的方向飞去。
鸟飞很听主人的命令,但在之前却跟个野兽一样。

[哇!你成功了!你把它训服了!]
金很兴奋也很开心,虽然说………
大鸟渐渐向卡米尔他们接近。
[是啊,哈,哈哈……]
紫堂幻笑得很不对劲,眼睛不知道在描哪,手也不知道放哪的随处乱摸,像做了亏心事一样。
这让卡米尔很疑问。
[[有问题。]]
[卡米尔。]
金叫了叫卡米尔。
[[以他的技术……不可能,这么快成功。]]
[卡米尔?]
卡米尔没有应。
[[估计是有人在背后做了些什么。。。]]
[卡米尔!!!!!!!!!!!!!]
[啊?!金,怎么了?!]
金摇了摇卡米尔,示意让卡米尔去大鸟那边坐着。
卡米尔有些不稳的飞着。
[去紫堂幻那里坐坐吧,这样你就不用那么累了,你说是吧,紫堂幻?]
金指了紫堂幻那。
[是,是,是啊,来,来这边坐吧。]
突如其来被点到了名的紫堂幻有被吓到了。
卡米尔的眼神还带着一点刚刚怀疑,看向紫堂幻。
紫堂幻眼角那一丝恐惧被卡米尔全看在眼底。

卡米尔缓缓飞到紫堂幻的上空的时候,不知道什么发着黑色光泽的东西从紫堂幻的包旁边掉了下去,没人注意。
——————————————————————

世界聚会地点

[快看!我们到了!]
聚会的地点是碧灵王国的遗迹。
虽说是遗迹,但曾经以最神圣,最美丽的米辉斯森林和最高洁,最大的修斯文教堂闻名世界的碧灵王国遗迹还在向世界展现着它曾经的风采:
米辉斯森的碧绿色的光鹿,洁白的灵拉巨树,清澈见底的圣清灵湖,飞舞的紫色人型蝴蝶,充满魔力的初节草丛,宁静的环境,让人沉迷的异香。
修斯文教堂的神圣法律精灵像,高洁的教服,整洁的椅子,发着浓浓香气的蓝色妖姬,满是庄严的气氛在教堂围绕,给人静谥的感受,情不自禁的安静下来感受这氛围。
——————————————————————————————
碧灵王国:曾经与克斯雷王国齐名的一个王国,外交很好。以骑士为王的国家,但在三十前被克斯雷王国打败后灭亡。
现在还是个人们尊敬的国家。

禁忌之花(7)

格瑞看卡米尔不想说下去就决定转移话题。
[下午有一场世界聚会,他们也邀请了你。]
格瑞从包里拿出一封邀请信。
那张邀请信很平凡,白色信封,世界机构的印章,看起都不觉得是什么重要的信。
[也邀请了我哦!]
金激动的指了指自己口袋里的那封信,他像得到了神的信一样兴奋,但是格瑞却的脸神却像看见了嘉德罗斯一样差。
格瑞看了看卡米尔。
[嗯,会带好金的。]
卡米尔一下子就懂了格瑞的意思。
格瑞是一位信使,准确的说是世界信使。这种活很累,而且很久才回一次家,休息时间短,就不用说带金去参加世界聚会了,所以他希望金有人带带路,不然……
[那我就和卡米尔一起去咯?]
[嗯,是的,不要给别人添麻烦。]
[知道啦!]
格瑞拍了拍金。
[我去准备准备,几天后就出发。]
[嗯,我等你。]
————————————————————
这几天里卡米尔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在想他对安迷修的感情,是有好感还是真的喜欢他。
[[我真的喜欢他吗?]]
卡米尔在茫然中不知所措,像迷路的羊羔一般,明明没有人在追杀却怕的不行。
一切的一切只能等以后才知晓。
—————————————————————
[好了吗?]
[好了,走吧。]
卡米尔说着用羽化化出了翅膀,抱住了金腰飞了起了。
[格瑞拜拜!]
格瑞挥了挥手,以表示告别。
慢慢的,格瑞渐渐的变小,最后看都看不见。
卡米尔开始向世界机构的总部出发,旁边的白云被突如其来的冲刺打散了,正如卡米尔想了解安迷修一样,刚想了解,答案却如云一样消散,只留下疑问和人。
————————————————————
补一下上次和这的世界设定
克斯雷王国:世界三大军事国家之一,它的经济和军事一直在世界首位。
但是这个国家的外交却不怎么好。
现领导人是三皇子雷狮。
世界聚会の世界机构:一年两次的聚会,主要目的是让来自世界各地的人社交和了解将会发生的事。
这个机构是由各国有威望的宗教人士和军官,军队组成的。
管理世界法律,有哪些国家触犯世界法律将会受到灭亡。
羽化:从施法者的背上化出非常大的翅膀,这种羽化只有猎魔者才有。

禁忌之花(6)

[你终于醒了!]
一如既往元气又清爽的声音,但已经到了变声期,这些让声音夹杂着一丝沙哑。
阳光从窗反射进房间,一抹金色在阳光中十分耀眼。
卡米尔快睁不开眼了。
[金,把窗帘拉上,不然他睁不开眼。]
格瑞,金的发小,从小就认识。小的时候金一直缠着格瑞,大了照样。
格瑞的冷漠对金就变得很微妙,不知道为什么。
[嗯!]
[……]
吃了一把狗粮的卡米尔。
[叽呀……]
格瑞坐了下来,老旧的木椅子发出了刺耳的声音。
[能说说这段时间你去哪了吗?]
————————————————————————
[也就是说你进了魔女凯莉的城堡里?]
[哇!卡米尔你好厉害啊!]
卡米尔拉了拉脖子上有些破烂不堪的围巾。
[?]
一块手帕从口袋中滑了出来,青色的。
手帕翻开来是克斯雷王国亲卫队骑士的徽章——上面有着尊贵的国王的王冠,后面是两把长剑交插。
[你和他们有过交集?]
格瑞看向手帕,随后又把视线转回卡米尔,眼睛带着疑问。
[跟他们换了情报罢了。]
卡米尔将手帕垫回去,将它放回口袋里。
[[还是温的,看来离开不久。]]————————————————————————————————————————
先更这么多

禁忌之花(5)

[你……和他一样……都爱错了人。]
这是卡米尔在进入梦境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紧接着是叹息。
声音里夹着一丝惋惜,但不是对卡米尔。
——————————————————
[你,其实……是……]
[什么?]
黑发的男孩和棕发的男孩坐在一个巨大而又华丽的书房里,黑发的似乎有什么想说的,但是没有说出来。
[没什么。]
[没什么你……]
棕发被抱住了,被黑发紧紧抱住了。
半响,这个拥抱结束了,但是有人却觉得不够,想再做些什么,像是想留住一个人。
手被抓住了,被黑发男孩抓住了,紧紧抓住了。
[你不是想当骑士吗?对我宣誓吧,成为我的骑士,永远不要离开我。]
[不是对封主宣誓就才能成为骑士吗?]
[管他那么多,对本大爷宣誓就行了。]
[可……]
[成为本大爷的骑士,现在。]
[好吧……]
棕发男孩单膝下跪

黑发男孩把剑放平,封棕发男孩为骑士。

[I will be kind to the weak.]



我会善待弱者


[I will be brave against the strong.]




我会勇敢对抗强者


[I will fight all who do wrong.]

我誓将抗击一切错误

[I will fight for those who cannot fight.]

我将为不能战斗的人战斗

[I will help those who call me for help.]


我会乐于助人

[I will harm no woman.]




我不会去伤害女人


[I will help my brother knight.]


我会帮助兄弟骑士

[I will be true to my friends.]

我会诚挚待友

[I will be faithful in love.]

我将忠于爱情

紧接着,黑发男孩将剑轻点棕发男孩的肩。
他,正式赐封为骑士。

——————————————————————
梦醒了,违久的木板出现在眼前,熟悉的声音传来。
[卡米尔!]
[……金?]
——————————————————————
嘿嘿嘿加更哦(´-ω-`)

禁忌之花(4)

Falling in love with you(1)

The separation is only temporary, and will meet again some day.

卡米尔接过那碟蛋糕,拿起叉子就开始吃了起来。
安迷修坐在椅子上看着吃得津津有味的卡米尔,那双像青金石但又比青金石碧绿的眼睛闪着泪光,仿佛坐在那的不是卡米尔而是另一个人。
一滴透明的泪水随着安迷修的神魂从脸颊滑下,滴落在衬衣上,但主人并没有注意到。
[[真的好像你……]]
另一滴也滑落,滴在了桌子上。
[怎么了?]
卡米尔把手帕递到安迷修面前。
[啊,失礼了,谢谢。刚刚想到了一些事情在你面前献丑了♡]
[[明明很好看……!?]]
卡米尔被刚刚自己的想法给吓到了。
安迷修擦了擦泪水,把手帕用虚水术洗好后,双手把手帕送了回去。
[谢谢你的手帕……]
[不用还我了,就给你吧。]
卡米尔的手帕是非常鲜艳的血红色,中间的图案是一只鸽子,一旁还橄榄枝,这代表和平,但在血红的衬托下更像请求和平的鸽子在血液中死亡——拒绝和平。
安迷修知道卡米尔送手帕的意义。
这是猎魔者的礼术。
[It's in vain.………What would you like to know?♡]
真是人不可貌相…………你想知道什么?
[雷狮是谁?]
直奔主题,没有丝毫的拐弯抹角。
[嗯……朋友?♡]
[Ich Will eine Klare antwort.]
我要淮确的答案。
[Liebhaber♡]
恋人
卡米尔呆了一下,握在手中的叉子被放了下来。
[Are you satisfied?Hunter killer♡]
你满意了吗?猎魔者。
[……]
[[为什么,心会这么疼。]]
————————————————————
安迷修走后的几分钟。
[[我,喜欢……他?]]
卡米尔躺在舒服的床上,但心却像躺在石头上一祥。
指针滴达滴达的响,一声一声的传入心里,却感受不到声音,感受到的只有刺痛。

手中的枕头被揉得不成样子,但心却无法平静。
——————————————————————
虚水术:没有水,但能有水的效果和感觉。
猎魔者の礼术:他们是一个中立组织,但也会受人之命去做一些事。他们是除了七罪和宫猎有法术的人。他们常常在草原猎一些魔物,才被称为猎魔者。猎魔者的礼术,将自己的一件随身物品给别人来得到情报。

禁忌之花(3)

[你还好吗?]

卡米尔小小手在安迷修眼前晃了晃,把沉浸在记忆中安迷修拉回了神。

[抱歉,失礼了。我们继续走吧。]

[嗯。]

不知是安迷修想断开话题,还是什么,这个话题倒是断了,卡米尔想知道的事还没有得到解释。
-------------------------------------
[哒,哒,哒。]

[到了,这是让你休息的房间,里面有一些换洗的衣服,还有洗澡房。在雨停之前先在这休息会吧。]

[嗯,谢谢。]

卡米尔看了看房间里,没有外面的眼睛。

[[很好!]]

[如果有事在门上敲两上在下会出现的。希望你休息好,在下告退了。]
安迷修退到阴影处,与阴影融为一体,最后消失。
卡米尔进入房间,不得不说不塊是犯罪组织的七个小领导之一啊,客房都可以与国王的房间比一比了——床头,桌子,椅子,柜子……都有魔石在装饰,被子里边是软丽羊羊毛……

[……]

[[要不……再赖个几天再走?]]

--------------------------------------
卡米尔换好了衣服,打算出去走走。

[哒,哒,哒……]

空大的大厅回响起卡米尔的脚步声。

[住口!]

远处传来了争吵声。

[[原来不止他一个吗?]]

卡米尔顺着声音走去。

[你不知道这有多危险吗?!他说什么你都信?!万一出事了你让你妹妹该怎么办?!她就你一个亲人了!你想让她无依无靠吗?!]

[……]

传出来的是一个女性的声音,听起来很愤怒。

[凯莉,就答应在下这一次吧!]

[你!]

[就算在下求你了!]

[这个月他已经派了多少来人找来你,你自己应该心知肚明吧。]

[……在下相信那个还孩子,他一定不是那边的人。]

[旦愿如此。]

魔女凯莉住在安迷修的城堡里,这让卡米尔挺惊讶的,但他们说的“他”又是谁?
一个疑问没解完又出现了一个。
------------------------------------
卡米尔刚回到房间安迷修就出现了。

[抱歉打扰了,在下拿了点蛋糕,不知道你要不要吃?]

安迷修手里拿着一碟两层高的巧克力奶油蛋糕,这让卡米尔眼前一亮,把问题放在了一边。

[吃!]

————————————————————
魔石:一种有魔力的石头,放在房间能让人的能力渐渐有个提升,一种辅助。在世界很少有,在市面上个几百万。
软丽羊:一种跑的异常快的绵羊,一般抓不到它。它们的羊毛做过加工后,软软的,还有一个特别的能力——冬暖夏凉。在市面上几万。